D

家族故事

自1858年我们收购贡布庄园起,便是定居在了拉多市镇的Hourc村,其位于波尔多东南方位,是两海之间产区的中心城镇。之前,皮埃尔·都古鳄(Pierre Ducourt)和他的子孙们照料着其名下数公顷的葡萄田,直到我们的祖父,亨瑞·都古鳄为家族生意带来了重要的改变。他同他的三个孩子(伯纳德,玛丽克里斯汀和菲利普)共同协作,推动了家族生意的发展,使其家族庄园被列为波尔多地区最重要的葡萄园之一,共拥有450公顷葡萄田。

关键日期

所有的事业都始于“Benauges”村,一座位于拉多市的小村庄。我们的先辈一直生活在这里,他们定居在贡布庄园,其地处两海产区一块名为“Le Hourc”(当地方言中烤箱的意思,人们曾聚集在这里一起烘烤面包)的土地上。

皮埃尔·都古鳄接过了家族产业。在这一时期,农田还主要用于种植蔬菜和谷类作物,并且与果树轮换种植,其种植最多的果树是樱桃树。因为当时种植葡萄还并不能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所以这并不算是主要营生。我们生产葡萄酒主要是为了朋友们和家人,以及可以充当工人的工资。

一战末,路易·都古鳄从他父亲手里接过了家产。当时家族葡萄园共计9公顷,生产葡萄酒也渐渐的成为了家族的主要营生,酿酒车间和仓库紧挨着贡布庄园建立了起来。年复一年的,家族的葡萄园扩展到了20公顷,大部分种植的是白葡萄品种。

路易·都古鳄将家产传给了他的两个孩子,让和亨瑞。他们俩平分了葡萄园。让,这位年长的哥哥,定居在了吉耶讷地区索沃泰尔一座新收购的庄园中,而他的弟弟亨瑞从父亲手上继承下贡布庄园这个占据他整个童年的地方。1951年,亨瑞迎娶了隔壁城镇同样来自葡萄酒家族的西蒙尼·杜芙,并同她一起共同经营着贡布庄园。

我们的祖父亨瑞先生收购了距离贡布庄园不远的海果城堡。这座传统美丽的波尔多风格石质建筑被广阔的葡萄田围住。这里曾只用于生产白葡萄酒,并名噪一时。事实上,这次收购同时也是亨瑞先生投资生涯的第一笔买卖。

西蒙尼继承了她父亲位于罗马涅市和贝勒巴市的产业。到那之前,其种植的葡萄都是被当地合作社用于酿制葡萄酒。而当下,亨瑞希望它们能够在拉多市被酿制。未来的几年里,我们又陆续收购了两座邻近的庄园:松林玫瑰庄园和玫瑰圣季曼庄园。

西蒙尼和亨瑞的长子伯纳德完成了他的农业研究,回到了家族企业从事商业贸易方面的工作。在1973年,他发展了一种超现代化的瓶装线系统,借此我们有能力直接将葡萄酒从酒厂运往出口市场,如比利时和美国,在那里我们的白葡萄酒广受好评。

得益于一系列谨慎投资的成功,我们家族的产业已经扩展到了150公顷土地:伯乐嘉德都古鳄酒庄和华路仕酒庄(梅多克中级酒庄)分别在1973年和1976年归入家族名下。因此我们成立了商业公司“Les Celliers de Bordeaux Benauge”,以便于将所有葡萄酒在统一品牌下进行分销。

公司在亨瑞和西蒙尼的女儿玛丽·克里斯汀的帮助下逐渐成型。她管理着整个公司的财政部门。两年后,家里的幼子菲利普加入了家族企业,帮助他的哥哥姐姐管理整个葡萄园的运营。1979年,玛丽·克里斯汀收购了拉洛克城堡,这座美丽的酒庄坐落于波尔多左岸,并带有60公顷良田。

著名的香槟品牌“酩悦香槟”(俗称“毛香槟”)将都古尔家族作为其在波尔多的合作伙伴,共同酿制了一款名为“Pierlant Impérial”的气泡酒。大约有10年的时间,“酩悦香槟”将他们的酿酒设备设立在我们的设备旁边,这是一次令人兴奋,感到愉悦的合作,我们尽可能多的互相交流,探讨关于过滤和控温的技术发展。同年,亨瑞和西蒙尼购入了玫瑰森林堡,大家常常欢聚于此,在这儿的生活就像其生产的葡萄酒一样美妙。

华路仕酒庄因为距离其他酒庄太远而被出售。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在波尔多右岸的首次收购:乐神庄园和17.5公顷的圣爱美隆区葡萄园。在企业精神的推动下,都古鳄家族走出了拉多市,向着两条河各自的对岸扩张发展。

我们设立了质检部门,将早些年使用的质检方法优化改进,保证了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一直走在行业前端,注重员工健康安全,尊重环境,善待自然。

伯纳德的儿子伯特兰·都古鳄,对葡萄酒业具有敏锐的国际视野,带着国外酒庄的工作经验加入了家族企业。他的工作是为我们近期收购的两个酒庄严格把关:位于圣爱美隆的黑骑士城堡和位于波尔多丘-卡斯蒂永,才建立了新酒厂的佳人庄园。

杰瑞米·都古鳄已经在波尔多一些最富盛名的企业和酒庄证明了自己的酿造才能,如卡尔邦涅酒庄(列级庄,贝萨克-雷奥良), 奥督酒庄和阿奎斯先生酒庄。之后他加入了家族企业,作为酿酒师负责我们所有的酿酒及装瓶工作。

我们最后一位“新兵”,杰瑞米的兄弟乔纳森·都古鳄,加入了家族企业并担任市场和销售部门经理。在波尔多和海外(意大利,加州纳帕谷,新西兰)获得宝贵经验后,他根据当下的消费趋势和营销手段制定销售策略,与时俱进,并获得了大批客户的认可。

鳄鱼族徽

在每一瓶酒的酒标上,你都能发现我们的鳄鱼族徽。鳄鱼是亨瑞·都古鳄蓬勃商业精神的象征,他将这种精神传递给了每一位家族成员,使得所有人都抱以同样的信念和热情。而且还有什么更好的象征能提醒人们,家族在两海产区冒险旅程的展开?

亨瑞 都古尔

亨瑞·都古鳄1928年出生在两海之间区,他有着天生的商业嗅觉,一个自学成才的企业家。他16岁离开学校,这所学校之后在战争中被轰炸,回到家乡后却策划了都古鳄酒业的成功。1951年,亨瑞的到来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他同他的三个孩子(伯纳德,玛丽克里斯汀和菲利普)共同协作,推动了家族生意的发展,使家族庄园被列为今天波尔多地区最重要的葡萄园之一。1985年1月30日的吉伦特省报上,Didier Ters已经预示了都古鳄酒业的成功,他这样写道: “亨瑞·都古鳄本可以像他的父亲和祖父一样,在拉多市做一个酿酒师,但事实是他选择走的远一点,更远一点。他已经取得了成功。”
都古鳄酒业之后自然是蓬勃发展,但不能忘记的,是亨瑞第一个将他对成功的渴望和对企业经营的热情灌输给了我们。他教导我们要把传统技艺和现代科技相结合,以寻找每一块最好的田地。正是靠着这代代相传的企业哲理,我们能生产出令人愉悦,物美价廉的葡萄酒。亨瑞在葡萄酒界举足轻重,在乡亲们眼里也同样备受尊敬。1959年,他当选拉多市市长,并坚守岗位四十余载,不遗余力地发展这里。1987年,他因在农业发展中的卓越表现获得表彰,并在2000年获得法国国家功绩勋章(National Order of Merit)。退休后,亨瑞定居在玫瑰森林堡,这个使人砰然心动的地方。他耐心地将建筑重建成往日的风格,并且在周围种上了数不清的数目和玫瑰,将这里变成家人友人都欢迎的欢乐之地。

我们的团队

我们的承诺

尊重环境,关注员工健康安全,为我们的客户保障卓越的品质,带动当地经济的决心。这些是我们的信念,我们关心的事情,我们自20多年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这是我们为什么每日都辛勤工作的原因:确保都古鳄家族在人们的心中一直是高质量,高效率,发展和创新精神的代名词。